考古重大發現!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

有新聞

||10個月

180
0
0
0

35年前,三星堆遺址首次大規模發掘,揭開了一段塵封的歷史,並被譽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2020年9月6日,三星堆遺址祭祀區考古重啟發掘。經過工作者們6個多月的深入調查、勘探與發掘,新發現六個“祭祀坑”。今天上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在發布會上表示,根據目前的發現與研究,三星堆文化的年代距今4000年延續至距今3200年,即夏商時期。其文化核心分布範圍位於成都平原,影響範圍北至漢中等地乃至渭河流域,南至雲貴高原邊緣及越南北部。通過歷年三星堆的發掘,初步明確遺址三重城圈格局:第一重為月亮灣小城,第二重南界為三星堆城墻,第三重南界為南城墻。既是不同的分區,也代表了不同的營建年代。

據雷雨今天介紹,第一重城圈內分布著大型建築區和條祀場所,以及疑似的手工業作坊區;第二重城圈為普通居住區;第三重城圈為祭祀區。 目前,已基本建立起遺址從新石器時代晚期至西周時期的編年體系和寶墩文化——魚鳧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橋文化的考古學文化發展序列。

參會專家表示,此次三星堆的發掘有助於解決一些長期懸而未決的學術問題,比如年代問題,比如性質問題。二是為我們完整認知三星堆神廟的禮儀空間、宗教思想以及反應的宇宙觀念提供了非常重要資料。

雷雨表示,按照考古中國“項目的計劃,下一步將繼續對新發現祭祀坑”開展精細考古發掘與文物保護、多學科研究,並在“祭祀坑“的外圍拗探發掘。把握祭祀區的整體格局、形成過程,以期系統、全面地把握古蜀文明祭祀體系。並將三星堆遺址納入整個川渝地區巴蜀文明進程研究體系,為進一步認識巴蜀文明內在特質和聯系,探索中華“文明多元一體”起源發展和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建立和發展的文明化進程而努力。

1986年,四川廣漢三星堆一、二號坑的發掘,令沈睡三千年的古蜀文明一醒驚天下。從體量巨大的青銅大立人,到熠熠生輝的黃金權杖,再到祭山玉邊璋、青銅神樹等出土文物,兩坑幾乎囊括了當時社會最珍貴的東西。由此,對三星堆一、二號坑的性質,是祭祀坑,墓葬陪葬坑,還是亡國寶器掩埋坑?學界眾說紛紜。

三星堆工作站站長雷雨此前透露,繼一、二號坑的發掘,三星堆三號坑已經被發現,其位置正好在一、二號坑旁,並且已部分揭露出青銅大口尊文物。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表示,"三號坑的發現,對解釋一、二、三號坑的性質很有作用。"將沖擊很多三星堆考古的現有觀點。

據了解,2019年4月,四川省委宣傳部組織實施《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並將三星堆遺址的考古工作作為重點,為新時期三星堆遺址科學考古工作的展開、古蜀文明內涵和價值的深入挖掘提供了重要契機。2019年8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編制《三星堆遺址考古工作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2)》,將聚落考古、社會考古作為今後幾年內三星堆遺址的主要工作和研究方向,直接推動了三星堆祭祀區考古發掘工作的展開。

從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8月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四川廣漢三星堆博物館在三星堆遺址的“1、2號祭祀坑”周邊開展了系統、全面的考古勘探與考古發掘,基本摸清“1、2號祭祀坑”周邊祭祀區域的範圍和各類遺存的年代序列和空間格局,為下一步發掘新發現“祭祀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冉宏林此前接受采訪時表示,“針對三星堆遺址本身而言,新發現這些祭祀坑之後,我們就可以明確在這個區域,它是一個集中分布的祭祀遺存,意味著這個區域是當時古蜀國都城的一個祭祀活動場所。祭祀活動場所的確認,也就能夠為我們整體把握三星堆古蜀國都城當時的空間、格局、結構和裏面各種人群的分布情況,有很大幫助。”

對於此次發現,據雷雨去年在接受相關訪談時透露,2019年12月,在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旁,三號坑被成功發現。當時,考古人員在二號坑旁進行勘探,在挖出來的探溝中,露出來了一平方米左右的灰坑。緊接著大家對此處進行解剖。12月2日,現場考古人員在距地表1米深左右,發現了疑似青銅器。它是什麽器物?考古人員請來了當年發掘三星堆祭祀坑的領隊陳德安,對方蹲下去仔細辨認後認為是青銅大口尊。幾天後,大口尊身上的獸頭也露了出來。

雷雨講述了三星堆三號祭祀遺跡現世時的精彩,並表示三號坑出現後,“亡國寶器掩埋坑”的這一推測可能性降低,考古學家們對於三星堆祭祀區的性質定義會有質的飛躍。

在此之前,關於三星堆一二號坑的性質一直有不同說法。有的研究者認為是祭祀坑。也有學者將這兩座器物坑與墓葬掛起鉤來,或稱之為墓葬陪葬坑,或稱之為火葬墓。還有學者提出三星堆器物坑系某種特別原因形成的掩埋毀棄寶器的掩埋坑,或者為亡國寶器掩埋坑。到底是祭祀坑,還是墓葬陪葬坑?還是亡國寶器掩埋坑?學界一時眾說紛紜。

雷雨此前還透露了其他幾個祭祀遺跡的勘探細節,祭祀遺跡中已有金器、象牙初露端倪,可能影響人們對於三星堆與金沙關系的看法。“我認為三星堆和金沙可能並列存在了一兩百年,也有可能古蜀國當時有了兩個都邑。”

讀者在此留言必須同意有·新聞的 條款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