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兩國為爭議島嶼互召大使

有新聞

||5個月

128
0
0
0

據媒體報道,7月26日,前往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考察的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登上俄羅斯與日本之間存在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俄日爭議島嶼,俄羅斯稱“南千島群島”)中面積第二大的擇捉島。這是繼2019年8月俄時任總理梅德韋傑夫登島之後,俄總理再次登上“北方四島”,立即引發日本強烈反應。兩國為此互召大使抗議,雙方圍繞爭議島嶼再起波瀾。  

近些年來,俄日關系一直受領土爭議困擾。由於俄日雙方至今未簽署《和平條約》,因此“北方四島”問題變得更加覆雜,雙方都主張對“北方四島”擁有主權。  

自2020年起,俄日雙方在“北方四島”問題上變得更為劍拔弩張。因此,此次米舒斯京登島消息一出,日本方面立即作出反應。7月26日下午,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森健良召見俄羅斯駐日大使加盧津表示抗議。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也指出,米舒斯京訪問“北方四島”是“傷害日本國民感情的行為”,對此表示“極為遺憾”,並稱日本無法接受。  

面對日本方面的強烈反應,俄方也給予強硬回應。加盧津在被日本外務省召見後表示:“‘北方四島’是俄羅斯領土。”他還稱,日方就米舒斯京登島行為的反應也令俄方“無法接受”。  

而俄總統普京的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認為,“俄羅斯總理完全有權視察他認為必要的俄羅斯地區”。隨後,俄外交部召見日本駐俄大使,對東京方面的行為提出抗議。  

俄外交部在聲明中指出:“鑒於東京方面近日對我國采取的不友好舉措,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莫爾古洛夫向日方表達了強烈抗議。”除外交方式外,俄方還有更為強硬的反應。在日方提出抗議後,俄方迅速表示,今後將在“北方四島”周邊海域進行長期射擊訓練。而在此之前,俄在這一區域的射擊或軍事演習活動都是非例行性的。  

就在米舒斯京登島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25日,普京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市參加海軍節閱兵儀式時指出,我們有能力探測到任何水下、水上、空中的敵人,並在必要時進行“不可阻擋的打擊”。此間分析認為,普京此番言論既是因為6月23日英國“護衛者”號驅逐艦闖入俄羅斯領海而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回擊,同時也是對日本等與美國為伍且與俄羅斯有海洋利益糾葛的國家的警告。  

此外,俄日圍繞“北方四島”的摩擦絕不僅是俄方領導人登島問題,雙方因“漁民侵犯對方專屬經濟區”而導致的爭端也時有發生。  

此間輿論認為,雖然佩斯科夫等俄政要就“北方四島”問題曾表示“俄羅斯有強烈的政治意願來發展與日本的關系”,日本首相菅義偉也曾表示“希望使日俄關系整體取得發展,不把北方領土問題推給下一代”,但俄日間圍繞爭議島嶼的矛盾仍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解決。  

分析人士指出,一方面,日本長期追隨美國腳步采取對俄強硬立場,雙方關系不睦。菅義偉今年訪美後,日美同盟再次得到加強,美國擬在日本部署“愛國者”導彈防禦系統,客觀上助長了日本國內右翼勢力擡頭及民眾的自我膨脹心態。另一方面,2020年俄經過全國公投出台新憲法,其中明確規定“俄羅斯聯邦保證維護自己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除了與鄰國劃界、勘界和重新勘界之外,旨在將俄羅斯聯邦的部分領土割讓出去,以及呼籲割讓領土的行為,都是不允許的”。此外,還有俄政界人士提醒日方不要忘記《雅爾塔協定》,並指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成果應該得到尊重和遵守。  

目前,根據日本在俄羅斯進行的有關“北方四島”歸屬問題的民調結果,53%的受訪者認為“北方四島”歸屬權在俄羅斯;41%的受訪者認為應該與日本協商決定;僅有2%的受訪者認為“北方四島”歸屬權在日本。  

不過,分析人士也認為,俄羅斯在“北方四島”上有著政治、地緣、經濟等多重考量,俄日雙方圍繞爭議島嶼還有彌合分歧的空間。  

一是政治和地緣因素。二戰之後,從法理上講,俄日仍處於戰爭狀態,無論是日本還是俄羅斯,客觀上都有盡快結束戰爭狀態,締結《和平條約》的需要。但考慮到俄對“北方四島”的實際控制,談判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俄手中,俄對締結條約的迫切性弱於日本。此外,因烏克蘭問題,俄長期遭受美國和西方國家經濟制裁及外交孤立,俄希望另辟蹊徑,從日本入手打破外交孤立,這也成為日方就“北方四島”問題向俄“要價”的籌碼;二是經濟因素。遠東與北極開發已經成為俄國家戰略,從長遠分析,遠東及北極開發尤其是遠東開發對俄國家經濟恢覆及大國地位是否穩固至關重要。但由於資金和勞動力不足等瓶頸問題無法解決,俄推出的《遠東一公頃土地》法案收效甚微,因此俄亟須日本加大對遠東開發的投資包括技術支持。在這方面,俄日恰恰擁有巨大互補性。  

此間輿論認為,在俄日圍繞爭議島嶼分歧難解的情況下,米舒斯京登上“北方四島”,背後有著戰略考量。  

據俄媒報道,在米舒斯京動身前往位於俄羅斯東部的遠東及西伯利亞地區視察,且普京動身前往位於西部的聖彼得堡參加海軍節活動前,雙方曾在莫斯科舉行工作會晤。米舒斯京表示,將根據此次考察的結果向普京提交一份關於“北方四島”的經濟開發方案。普京則明確表示,俄羅斯方面已經準備好了“非常好的俄日合作提議”,這些提議是“史無前例的”,將在米舒斯京到當地訪問和評估後敲定。  

米舒斯京此次在擇捉島會見漁業企業代表時還表示,在這些島嶼對投資者實行新優惠政策將吸引包括日本企業在內的外國公司,並帶動該地區的經濟活動。  

俄媒分析指出,雖然目前普京提到的關於俄日合作的提議具體內容還不得而知,但俄方顯然有意在該地設立經濟特區,實施優惠關稅,吸引外國投資。  

俄日圍繞“北方四島”雖然有主權之爭,但對於當地經濟開發均持積極態度。但即便在2018年俄日“蜜月期”時,如何在“北方四島”經濟合作中規避法律問題也成為雙方頭疼的問題。當時,日本方面不同意俄羅斯給日本登島漁民或者旅遊者加蓋護照印章,認為這是對島嶼主權的承認。而為解決這一問題,俄日雙方實行“北方四島”“無簽證準入制度”或許是最好途徑。就此,雙方日前已經在“無簽證訪問團”方面進行了嘗試,效果比較明顯。  

可見,即便俄日有著開發“北方四島”的主觀意願及開展經濟活動的客觀互補性,但真正實施起來仍將困難重重。

讀者在此留言必須同意有·新聞的 條款

 0 則留言